彩票双色球走势图

  • <tr id='8DTlc9'><strong id='8DTlc9'></strong><small id='8DTlc9'></small><button id='8DTlc9'></button><li id='8DTlc9'><noscript id='8DTlc9'><big id='8DTlc9'></big><dt id='8DTlc9'></dt></noscript></li></tr><ol id='8DTlc9'><option id='8DTlc9'><table id='8DTlc9'><blockquote id='8DTlc9'><tbody id='8DTlc9'></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8DTlc9'></u><kbd id='8DTlc9'><kbd id='8DTlc9'></kbd></kbd>

    <code id='8DTlc9'><strong id='8DTlc9'></strong></code>

    <fieldset id='8DTlc9'></fieldset>
          <span id='8DTlc9'></span>

              <ins id='8DTlc9'></ins>
              <acronym id='8DTlc9'><em id='8DTlc9'></em><td id='8DTlc9'><div id='8DTlc9'></div></td></acronym><address id='8DTlc9'><big id='8DTlc9'><big id='8DTlc9'></big><legend id='8DTlc9'></legend></big></address>

              <i id='8DTlc9'><div id='8DTlc9'><ins id='8DTlc9'></ins></div></i>
              <i id='8DTlc9'></i>
            1. <dl id='8DTlc9'></dl>
              1. <blockquote id='8DTlc9'><q id='8DTlc9'><noscript id='8DTlc9'></noscript><dt id='8DTlc9'></dt></q></blockquote><noframes id='8DTlc9'><i id='8DTlc9'></i>

                守哨30年,見證民兵海防建設發展翻天覆地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蔡洪斌 孫東峰 樊 晨責任編輯:喬楠楠2019-07-08 00:20

                從昔日“兩條腿一雙眼”到如今“千裏眼順風耳”,從過去“一間簡易房”到現在“四層小洋樓”,堅守哨所數十載,見證民兵海防建設發展喜人成就——

                守哨建哨,我與哨所共沐風雨

                講述人:蔡洪斌

                上海市崇明區陳家鎮民兵海防哨所哨長,1966年出生,崇明區陳家鎮東海村人。

                整理人:孫東峰、樊??晨??

                “迅速啟動雷達,對東南方向海域進行捕捉查證。”前些日子的一場演練讓我感慨頗多,信息化的裝備給了我“千裏眼順風耳”,使我站在哨所,便能洞察目標區域裏的一舉一動。守哨30年,哨所的變化可謂翻天覆地。

                我家世代居住在崇明島,我的父親是一名老兵,參加過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小時候,父親愛和我們講述戰爭年代的故事,參軍入伍的種子便悄悄在我心裏生了根。1984年,我當兵進軍營,1988年退伍,來到陳家鎮哨所工作。

                陳家鎮哨所建於1958年,三面臨海。起初,哨所只是一間面積不足3平方米的簡易木房。通向哨所的只有一條土路,道路兩旁生長著密密匝匝近半人高的蘆葦。老哨長告訴我,哨所是陸地觀測偵察向外延伸的最前沿,臨近海域過往船只頻繁,情況復雜,須臾不可放松。那個時候,哨員觀測偵察主要以外出巡邏、目測觀察等方式進行。一陣大風吹來,蘆葦蕩便被吹得東倒西歪,哨員查灘時,多半需要彎著身子進出,條件艱苦。

                1980年底,哨所新建值班用房,增建民兵哨所觀察崗樓,望遠鏡、一米測等設備落戶哨所。但這些依然沒能改變哨員生活條件的艱苦,沒有水、沒有氣,哨員只能挑著鐵桶去200米外的長江邊擔水,帶著鐮刀到灘塗上割蘆葦背回哨所當燃料。

                1993年,我當上了哨長,肩上的擔子更重了。每天,我帶著哨員進行觀測偵察,快速準確處置各類突發情況;組織基礎訓練,練強哨員體能技能。那時,離島外出的機會有限,我願意把機會留給那些年輕的小夥子,而我更喜歡待在哨所,守著這片寧靜的海。

                2005年崇明區人武部對哨所進行翻建,建築面積達700平方米,一樓為餐廳、戰備物資室,二樓為文化室、活動室,三樓為器材室,四樓為觀察室。新哨所配備了先進的偵觀設備,有高倍對海、對空望遠鏡,巡邏用摩托車、摩托艇,雷達系統和視頻監控系統等等。各類設施一應俱全,就連玻璃也換成了能隔音防潮的雙層真空玻璃,工作生活條件的改善讓“家”的氛圍愈發濃厚。

                2018年,上海警備區選取我們哨所開展哨所規範化建設試點工作,“數字海防”“智慧海防”成了我們哨所新的代名詞。哨員通過監控攝像頭向外望去,整個長江入海口、長江大橋和領海基點標誌等一覽無余;先進的對海雷達,將海面上來往船只目標盡收眼底。這一次哨所轉型建設構建起完善的信息網絡,為聯偵聯情、聯指聯保,實現“平時常態管控、急時聯合處突”提供了強有力支撐。如今,哨員身在小島,就可以將語音、視頻及各類數據實時傳輸到軍警民聯防中心和部隊作戰值班室,大大提升哨所執勤效益。

                數十載風風雨雨,哨員們守哨建哨,以哨為家,陪伴著哨所由小變大。點點滴滴的變化都反映出祖國的日益強盛和海防的日益強大。作為一名老哨員,我感到由衷的自豪。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