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软件

  • <tr id='7TyMTY'><strong id='7TyMTY'></strong><small id='7TyMTY'></small><button id='7TyMTY'></button><li id='7TyMTY'><noscript id='7TyMTY'><big id='7TyMTY'></big><dt id='7TyMTY'></dt></noscript></li></tr><ol id='7TyMTY'><option id='7TyMTY'><table id='7TyMTY'><blockquote id='7TyMTY'><tbody id='7TyMTY'></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7TyMTY'></u><kbd id='7TyMTY'><kbd id='7TyMTY'></kbd></kbd>

    <code id='7TyMTY'><strong id='7TyMTY'></strong></code>

    <fieldset id='7TyMTY'></fieldset>
          <span id='7TyMTY'></span>

              <ins id='7TyMTY'></ins>
              <acronym id='7TyMTY'><em id='7TyMTY'></em><td id='7TyMTY'><div id='7TyMTY'></div></td></acronym><address id='7TyMTY'><big id='7TyMTY'><big id='7TyMTY'></big><legend id='7TyMTY'></legend></big></address>

              <i id='7TyMTY'><div id='7TyMTY'><ins id='7TyMTY'></ins></div></i>
              <i id='7TyMTY'></i>
            1. <dl id='7TyMTY'></dl>
              1. <blockquote id='7TyMTY'><q id='7TyMTY'><noscript id='7TyMTY'></noscript><dt id='7TyMTY'></dt></q></blockquote><noframes id='7TyMTY'><i id='7TyMTY'></i>

                “網紅小黑”成長記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程錫南責任編輯:李晶2019-12-16 15:24

                “網紅小黑”成長記

                ■程錫南

                曹在付(左側掰手腕者)正在第74集團軍某旅新兵營主持“鋼鐵小黑”作品。楊 帆攝

                第74集團軍微信公眾號發布“鋼鐵小黑”視頻後的網友留言。

                一場意料之外的走紅——

                鏡頭一倒轉,想要“拍火”別人的人自己先火了

                “鋼鐵小黑”視頻中,面對鏡頭侃侃而談又不失輕松詼諧的曹在付,其實曾一直站在鏡頭的背後。

                作為第74集團軍某旅的新聞報道員,他把鏡頭對準身邊的戰友,拍了無數的照片視頻,想過要把別人“拍火”,卻沒想到鏡頭一倒轉,自己竟先火了。

                曹在付真心喜歡視頻拍攝。去年,他從電影放映員主動申請轉崗,扛起了照相機、攝像機。第一次把拍好的素材給旅裏的宣傳幹事看,被評價“與猴子按快門無異”,他不甘心;一條不到一分鐘的視頻重新拍攝剪輯7次,最後還是被否了,他仍然不放棄。

                一次次的拍攝中,他發現,在鏡頭面前,許多年輕的戰友很樂意展示自己,有人還會問他,“家人能不能從手機上看到我?”一雙雙滿懷期待的目光督促他快速成長,不斷提升專業技能。與此同時,他也找到了自己的價值:“通過我的作品給戰友們帶來快樂。”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那段時間,曹在付雖然一直在努力拍攝,卻並沒有拍出多少令人叫好的作品。直到去年8月的那次拍攝中,他頭一回從鏡頭背後站到了鏡頭前。

                當時,曹在付正在拍攝偵察兵訓練。訓練結束後,大家發現還缺少一個鏡頭。不得已,偵察專業出身的他來了一次“記者出鏡”。

                這則視頻傳到集團軍新媒體運營管理員王世博那裏時,畫面中膚色黝黑的小夥子引起了他的註意:“長得黑,有特點,接地氣,鏡頭感又不錯,是網絡主播的好苗子!”

                在運營集團軍微博、微信、抖音等新媒體的過程中,王世博和他的團隊一直想“發掘一個官兵身邊的主播,用年輕官兵喜聞樂見的方式來兵說兵事”。就在這時候,曹在付出現了。

                然而,一開始,曹在付拒絕了王世博“從幕後走到臺前”的提議。他覺得自己根本不具備網絡主播的特質:“我沒有制作短視頻的經驗,在生活中也不是愛搞笑的人。”

                經過多次溝通,曹在付最終同意試拍一期,“如果真的火了就繼續做下去。”

                到底能不能火?王世博心裏也沒底,因為從來沒有人嘗試過。不過,兩人在制作視頻的原則上是明晰一致的:必須是兵說兵演兵事。

                因為曹在付綽號“小黑”,他們便把視頻取名為“鋼鐵小黑”。沒過多久,他們在集團軍新媒體賬號上推出了第一期“鋼鐵小黑”視頻,曹在付以拍攝VLOG(視頻博客)的形式走進女狙擊手群體,展現她們訓練生活片段。

                視頻很快收獲了上萬的瀏覽量。網絡留言中,人們紛紛點贊女狙擊手過硬的素質,同時也有不少人好奇:“小黑怎麽曬那麽黑?”

                視頻談不上有多火熱,曹在付心中的創作熱情卻因此被點燃了。他下載了大量的VLOG視頻研究拍攝技巧,希望推出能讓更多人喜愛的作品。

                一個月後,“鋼鐵小黑”又更新了,這一期視頻的瀏覽量是前一期的數倍,網友的反應也更熱烈。從那以後,持續不斷更新“鋼鐵小黑”系列視頻,便成了他與網友之間一種無言的約定。

                一場並不簡單的走紅——

                “小黑”重新認識了自己,也讓大家重新認識了軍營

                “大家好,我是怎麽曬都曬不黑的小黑。”

                每一期“鋼鐵小黑”視頻的開頭,曹在付都會面對鏡頭來上這麽一句開場白。與此同時,他還會故意用手擺弄下軍帽扮酷。一副自信的神情,讓人很難想到他曾因為長得黑而自卑。

                曹在付出生在雲南的一個偏遠山村。雲貴高原強烈的紫外線之下,在“長得黑”這方面,曹在付並不算是很突出的那一個。直到他7歲時,一家人搬遷到百公裏外的一個村莊,他才發現自己與別人的差別。

                隨著年齡增長,他越來越感受到別人異樣的眼光。小學時,有同學故意疏遠他;初中時,他熱情地想交朋友,卻遭遇冷漠回應。終於有一天,他憋著一肚子氣回家對母親抱怨:“為什麽你把我生得這麽黑!”

                在自卑的“泥潭”裏掙紮了許久,曹在付慢慢發現,“膚色黑是自己改變不了的,抱怨只會讓自己越來越迷茫。”

                當王世博建議用“小黑”這個點來推廣視頻時,曹在付猶豫了:“還是擔心被一些人嘲笑。”想了一晚上,他才決定“豁出去!”

                事實證明,當他開始接納全部的自己時,人生便迎來了陽光。

                因為曹在付在屏幕上自信陽光的表現,“鋼鐵小黑”走紅了。“長得黑”也從自卑的缺憾變成了個性化的特點,人們不僅沒有“黑”他,反而被他所吸引,“因為大家都喜歡和積極的人在一起”。

                在塑造“鋼鐵小黑”的過程中,曹在付發現自己也在被這個角色塑造。他為“小黑”定下的“人設”是“敢於嘗試,富有娛樂精神,且正能量”。隨著“鋼鐵小黑”系列作品的更新,無論是現實還是視頻裏,他仿佛都成了那個大家希望看到的“小黑”。

                與此同時,人們也通過“小黑”的視角看到了一個不一樣的軍營。

                網友“米粒”是“鋼鐵小黑”的“鐵粉”。作為一名大學生,以前她感覺“軍人很嚴肅、神聖,不明覺厲”。看到“小黑”的視頻後,她發現,“軍營生活原來這麽有意思,有這麽多的歡聲笑語,距離感一下就消失了。”

                上等兵鐘王先入伍前,母親王文霞曾叮囑他:“一定要吃得了苦、耐得住煩。”在王文霞印象中,部隊必定訓練辛苦、生活枯燥。前不久,鐘王先把“小黑”的視頻推送給母親,王文霞隨後把“鋼鐵小黑”系列都看了一遍,對官兵過集體生日的一期視頻印象尤為深刻。“原來,部隊在嚴格訓練管理的同時,也有很多充滿溫情的東西!”王文霞對兒子感嘆。

                30期“鋼鐵小黑”視頻中,下士陳致富最喜歡《小黑變身炊事員》那一期。“沒想到炊事班都能演出花兒來。”陳致富每看一次就開懷大笑一次,然後,對自己的炊事員崗位也有了新的理解:“切菜也可以切出個鉆石段位!這麽一想,切菜做飯就不那麽枯燥了。”

                曹在付覺得,能讓大家對軍營有新的認識,正是“鋼鐵小黑”的最大意義。“我們的軍營有很多面,有嚴格的訓練也有歡樂的笑聲、溫暖的感動。只要呈現出來,大家都會愛上這座軍營,愛上這群官兵。”他說。

                無數引人深思的走紅——

                官兵喜歡怎麽表達不是問題,關鍵是表達什麽

                “每個人都可能在15分鐘內出名,每個人都能出名15分鐘。”這是藝術家安迪·沃霍爾上世紀的預言。

                在新媒體快速發展的今天,一個人出名可能只需要15秒。一個回眸、一段舞蹈、一個表情,都可能讓一個人成為“網紅”。

                互聯網上,“小黑”這樣的軍營“網紅”不是個例。第74集團軍的官方微博上,一位女兵介紹軍用匕首的視頻引來數十萬的瀏覽量。“人民海軍”的抖音賬號中,一位四級軍士長在退伍大會上與家人連線的視頻獲得了110多萬的點贊。前不久,中國軍視網推出了軍營系列輕喜劇,主人公“張小花”也收獲了眾多粉絲的關註。

                單從流量和數據來看,很多官兵都在互聯網時代體驗了一把“走紅”的感覺。此起彼伏的軍營“網紅”現象,讓新時代的軍營有了更豐富的表達,同時也引起了不少人的深思——

                一位老營長擔心:一些軍營“網紅”娛樂化傾向明顯,與軍人傳統形象不符,長此以往,可能會對部隊建設帶來不好影響。

                某部參謀代謹思則對活躍的軍營“網紅”持肯定態度。“他們對提升軍隊的影響力是有積極作用的。”他說,如今“網紅政委”“網紅女狙擊手”等軍營“網紅”被年輕人熱捧,軍人良好的形象和作風也進一步深入人心,“當大家像追星一樣追‘網紅軍人’時,崇尚軍人的社會氛圍肯定會進一步濃厚。”

                “不管你喜不喜歡,這都已成為新時代官兵的表達方式。”第74集團軍某旅政委曹磊主張用理性的態度面對新媒體時代的軍營“網紅”。他認為,年輕官兵對微博、短視頻等新媒體信息有強烈需求,自身也有自我表達的欲望,這是軍營“網紅”興起的時代原因。

                “官兵喜歡怎麽表達不是問題,關鍵是表達什麽。”高频彩票科技大學文理學院教授蘭芬認為,“網紅”的流行是時代的潮流,是年輕人的時尚,不過,“流行的不一定就是先進的,比如流感”。她建議加強對官兵的教育,提高大家的鑒別能力和審美標準,發揮好“網紅”這把“雙刃劍”更有利的那一面。

                這也是不少軍隊新媒體從業人員需要思考的問題。前不久,王世博在集團軍的微博上開設了一個“小鐵課堂”欄目,專門邀請軍營“網紅”來講解紅軍連隊的紅色歷史。他說,下一步,還想進一步發掘那些軍事素質過硬的優秀士兵,讓這些人成為軍營的“網紅”。

                曹在付也嘗試優化“鋼鐵小黑”的內容,努力在保持趣味性的同時增加實用性。前幾天,到新兵營采訪後,他決心制作一期以“科學訓練”為主題的視頻,讓大家明白科學組訓的重要性。

                他很清楚,這可能是一次新的轉型。因為,“笑夠了,火夠了,再用快樂的方式來演繹嚴肅的主題,必須要認真地思考和設計。”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