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双色球开奖

  • <tr id='LiQSsF'><strong id='LiQSsF'></strong><small id='LiQSsF'></small><button id='LiQSsF'></button><li id='LiQSsF'><noscript id='LiQSsF'><big id='LiQSsF'></big><dt id='LiQSsF'></dt></noscript></li></tr><ol id='LiQSsF'><option id='LiQSsF'><table id='LiQSsF'><blockquote id='LiQSsF'><tbody id='LiQSsF'></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LiQSsF'></u><kbd id='LiQSsF'><kbd id='LiQSsF'></kbd></kbd>

    <code id='LiQSsF'><strong id='LiQSsF'></strong></code>

    <fieldset id='LiQSsF'></fieldset>
          <span id='LiQSsF'></span>

              <ins id='LiQSsF'></ins>
              <acronym id='LiQSsF'><em id='LiQSsF'></em><td id='LiQSsF'><div id='LiQSsF'></div></td></acronym><address id='LiQSsF'><big id='LiQSsF'><big id='LiQSsF'></big><legend id='LiQSsF'></legend></big></address>

              <i id='LiQSsF'><div id='LiQSsF'><ins id='LiQSsF'></ins></div></i>
              <i id='LiQSsF'></i>
            1. <dl id='LiQSsF'></dl>
              1. <blockquote id='LiQSsF'><q id='LiQSsF'><noscript id='LiQSsF'></noscript><dt id='LiQSsF'></dt></q></blockquote><noframes id='LiQSsF'><i id='LiQSsF'></i>

                八路軍“草橋閱兵”智端日偽據點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王貞勤責任編輯:劉上靖2019-03-17 02:38

                閱兵,是對武裝力量進行檢閱的儀式。自古以來,各武裝力量都對閱兵非常重視。在魯西一帶,至今還流傳著一則抗戰時期八路軍第115師東進支隊利用“草橋閱兵”智端日偽據點的傳奇故事。

                七七事變後,日本為實現速戰速決的戰略企圖,調集重兵很快侵占了我華北大片領土。1938?年1?月16?日,日軍200余人又輕取了魯西汶上縣城。

                汶上縣城西北五裏的小汶河上,有一座木石結構的橋,老百姓都叫它草橋。橋邊的小村莊因橋得名,亦稱草橋。草橋雖算不上雄偉壯觀,卻也古樸堅固,是汶上、濟寧等地通向東平及西北諸地的咽喉要道,具有重要的軍事地位。1938?年6?月,日軍為了控制草橋這個軍事要地,派慣匪出身的偽軍中隊長公冶開順率三四十名偽軍,攜帶七八挺輕重機槍和幾十支長槍占據了草橋。

                1938年12月19日,八路軍第115師師部、直屬隊和第686團等部5000余人在陳光、羅榮桓的率領下,由晉西南出發,以東進支隊的名義向山東挺進。1939年3月1日到達魯西鄆城縣張樓一帶,3至4日首戰樊壩,殲滅偽軍一個團,為山東老百姓獻上了一份見面禮。之後,陳光、羅榮桓率領東進支隊主力,繼續往泰(山)西地區前進,並於3月7日淩晨進入了汶上縣境內。

                正行走間,陳光、羅榮桓忽然接到偵察員報告,前方草橋駐有日偽軍的一個30余人的中隊,正好扼住了通往泰西的“喉嚨”。陳光和羅榮桓馬上命令部隊停止前進,決定召集大家商議對策,拿下這個“攔路虎”。

                “幹脆把它端了吧,區區30多個二鬼子,還不夠咱們塞牙縫的呢!”“諸葛亮會”一開始,就有人這麽說。

                “硬幹恐怕不行。草橋距離汶上縣城太近,槍聲一響,必定驚動駐汶上日軍,況且這兒距濟寧、兗州等日軍重鎮也都不遠。一旦打起來,我們很容易就被日軍粘在這兒。我們還沒有到達目的地,現在還不是同日軍真刀真槍大幹一仗的時候!”馬上有人提出了不同意見。

                “既然打不得,那就繞開草橋,找個偏僻地方涉過小汶河吧。”又有人提出建議。

                “要是小汶河能這麽容易涉過去,日軍也不用在這兒設據點了?偵察連已經偵察過了,小汶河水流湍急,水位也很深,徒步是涉不過去的。我們即使能找到幾條小船,這麽多部隊,要渡多長時間啊!”一位參謀人員又搖了搖頭。

                “那我們可不可以打一場一槍不響的戰鬥……”有人說到這裏故意停頓了一下,賣了一個關子,接著說道:“智取!”

                “智取?這倒是個好主意,不過用什麽辦法才能確保一槍不響呢?”

                羅榮桓一邊聽大家的發言,一邊做著思考。突然,一聲“馬嘶”聲傳來,他靈機一動,對大夥說道:“現在我們有日本人的大洋馬,還有幾十套從山西帶來的繳獲日軍的軍服,騎兵連連長劉鈞升等幾名同誌還粗通幾句日語,我們何不……”羅榮桓如此這般地做了一番安排,大家一聽都樂了,連說:“好主意,好主意!”

                3月7日下午,從西北方向沖過來一隊騎兵,戰馬上的人個個身著日本黃呢子軍服,佩挎東洋刀、洋槍,卷起一路塵埃,向草橋方向飛馳而來。這隊人馬難道真的是日本騎兵嗎?不,他們是八路軍第115師騎兵連裝扮的,那個長官模樣的人就是劉鈞升。原來,劉鈞升上午受領了任務後,當即從騎兵連挑選了30多名精明強幹的戰士,化裝成一支日軍小分隊,劉鈞升扮作日軍聯隊長,一名排長扮作穿便衣帶路的漢奸翻譯官,向草橋偽軍據點挺進。

                草橋橋頭,兩名站崗的偽軍哨兵正伸著懶腰,打著哈欠,見西北方向來了一隊騎兵,竟是他們的“皇軍主子”,嚇得大老遠就連連敬禮。

                此時,公冶開順正和小老婆蜷曲在一起抽大煙,一聽到哨兵的報告,驀地一驚,便招呼了幾名親信,躬著蝦米腰,三步並作兩步地跑了出來,向“皇軍”連連點頭哈腰,大獻殷勤:“實在不知太君大駕光臨,失迎,失迎,歡迎太君前來訓示……”

                這家夥一邊說著,一邊滴溜著一對小眼睛,上下打量著眼前這些不速之客:整齊的隊伍,正宗的軍服,地道的洋馬,威嚴的面孔,似乎沒有什麽不對頭的地方。但他在江湖上闖蕩了幾十年,早已經“歷練”得泥鰍一樣滑,心裏不禁在悄悄嘀咕:這些皇軍怎麽一個也不認識;來之前也沒有告知一聲;再說,怎麽會從西北方向來,應該來自縣城方向才對啊?最近瘋傳從太行山上來了八路軍的正規部隊,太君一再嚴令做好防範,莫非……

                這小子想到這兒,立即朝身邊的一個親信使了一個眼色,那個家夥心領神會,立即轉過身來,準備返回據點往汶上縣城打電話核實一下。

                “混蛋!你去哪裏?太君有重要軍務要安排,你不想要腦袋了嗎?”這一幕,早被“翻譯官”看在眼裏,對著那家夥大聲呵斥道。那小子激靈了一下,只好又返了回來。

                “聯隊長”似乎被剛才的一幕激怒了,鐵板著面孔,挺直身板端坐在高頭大馬上,嘰裏咕嚕地說了一通估計連日本人也聽不懂的“日語”。公冶開順更是一句也聽不懂了,只好陪著笑臉,假裝恭順地聽著。

                “駐濟南大本營司令部已接到報告,八路軍小股部隊已到了魯西,小野聯隊長奉大本營尾高壽藏司令官的命令,這次是專程到魯西各地巡回檢閱軍務的。為了確保檢閱的真實性,尾高壽藏司令官特意囑咐我們不要向各地提前打招呼。我們剛剛檢閱了菏澤、鄆城等地,正向汶上縣城去!小野太君命令你們,馬上全員集合,在院內接受檢閱!你們這兒有多少人,太君是知道的,檢閱時一個也不能少。太君會根據這次檢閱情況,以決定下一步對你們的賞罰,太君要是不滿意了,哼哼……”“翻譯官”說完,特意誇張地演示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聽“皇軍”這麽一說,公冶開順剛才的疑慮頓消,特別是“翻譯官”剛才那個“抹脖子”的動作,嚇得他一哆嗦,他急忙雙腳立正,應了聲,轉身退下。

                “快點!快點!到據點院內集合,誰他媽的慢了,老子今天斃了誰!”隨著公冶開順的一陣吆喝,全體偽軍不大一會兒就集合完畢,甚至連公冶開順的小老婆也來到門口看熱鬧。公冶開順喊著口令,站成三排隊形,接著向“聯隊長”報告,請求檢閱。

                這時候,騎兵連的其他同誌早已手握武器分散開來,占據有利位置,把偽軍圍了起來。

                這時,“聯隊長”擺著長官的架勢,又咕噥了幾句,“翻譯”?馬上說:“太君說叫你們把槍放在地上,後退幾步。”偽軍們不敢怠慢,馬上把槍放下,後退站好。

                之後,“聯隊長”走到公冶開順面前,一下子卸下他的手槍,用槍頂住他的腦袋。公冶開順摸不清頭腦,連說:“太君,你要幹什麽?”

                這時,只聽“聯隊長”一聲斷喝:“老子不是太君,是八路軍,都舉起手來,繳槍不殺!”剎那間,騎兵連官兵手中的槍也全都指向偽軍。偽軍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一個個嚇得呆若木雞。

                劉鈞升接著說道:“不要害怕,八路軍優待俘虜!”偽軍們終於明白過來,真的是貨真價實的八路軍,只好乖乖地舉起了雙手。公冶開順見大勢已去,只好耷拉下了腦袋。就這樣,兵不血刃,一槍未發,草橋守敵就全部束手就擒。

                “草橋閱兵”的故事,後來在泰西群眾中廣為流傳。我軍的這次智取行動,在當年剛創辦不久的《大眾日報》上也有報道。八路軍第115師戰士劇社的張化遠還創作了一出《草橋閱兵》的話劇,在官兵和駐地群眾中久演不衰。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