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票中奖查询结果

  • <tr id='KwJDOM'><strong id='KwJDOM'></strong><small id='KwJDOM'></small><button id='KwJDOM'></button><li id='KwJDOM'><noscript id='KwJDOM'><big id='KwJDOM'></big><dt id='KwJDOM'></dt></noscript></li></tr><ol id='KwJDOM'><option id='KwJDOM'><table id='KwJDOM'><blockquote id='KwJDOM'><tbody id='KwJDO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KwJDOM'></u><kbd id='KwJDOM'><kbd id='KwJDOM'></kbd></kbd>

    <code id='KwJDOM'><strong id='KwJDOM'></strong></code>

    <fieldset id='KwJDOM'></fieldset>
          <span id='KwJDOM'></span>

              <ins id='KwJDOM'></ins>
              <acronym id='KwJDOM'><em id='KwJDOM'></em><td id='KwJDOM'><div id='KwJDOM'></div></td></acronym><address id='KwJDOM'><big id='KwJDOM'><big id='KwJDOM'></big><legend id='KwJDOM'></legend></big></address>

              <i id='KwJDOM'><div id='KwJDOM'><ins id='KwJDOM'></ins></div></i>
              <i id='KwJDOM'></i>
            1. <dl id='KwJDOM'></dl>
              1. <blockquote id='KwJDOM'><q id='KwJDOM'><noscript id='KwJDOM'></noscript><dt id='KwJDO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KwJDOM'><i id='KwJDOM'></i>

                我陪朱總司令看望成仿吾同誌

                來源:高频彩票部網作者:李廷良責任編輯:劉上靖2019-02-27 10:50

                1975年,朱德委員長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接見全國人大工作人員。右二為本文作者李廷良同誌。

                我是1974年10月擔任朱德總司令警衛員的。兩年時間的朝夕相處,從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裏,深切感受到他老人家厚德載物、海納百川的偉大精神風範。

                據首長親屬和在他身邊工作過的老同誌講,在他們的記憶中,朱總司令是極少出行到別人家走動的,大多數情況下是別人來家裏看他。但他老人家在年近90歲高齡時,還堅持登門看望了一位翻譯家、教育家——成仿吾同誌。這段往事給我留下了終身難忘的記憶。

                那是1976年的5月20日,我清楚地記得那是個星期五的上午。朱總司令乘車到位於頤和園後的中央黨校,看望成仿吾同誌。

                前一天(5月19日),朱總司令的秘書尹慶民一早上班就對正在餐廳吃早飯的首長說:“首長,成仿吾同誌送來兩本最新翻譯出版的《共產黨宣言》,一本大字號的,一本小字號的。”朱總司令十分高興地說:“好!你快給我拿到辦公室。”“已經放在您辦公桌上了,”尹秘書說。

                朱總司令幾口就喝完了稀飯,連並不夠他吃的烤饅頭幹還剩了三片就起身進辦公室,戴上老花鏡,拿起大字號的那本《共產黨宣言》伏案讀了起來。

                這一天,朱總司令吃飯都特別快,也吃得不多。晚飯後,廚師曹炳全收拾餐桌時看見首長的飯菜三頓都剩下了一些,就問我:“小李,今天首長的胃口不好,生病啰哇?”“沒有啊!首長今天看了一天新出版的《共產黨宣言》,散步都只在樓前轉個小圈,還格外有精神呢!”我回答曹師傅說。

                朱總司令用了一天的時間把新譯出版的《共產黨宣言》細細地圈閱了一遍。

                第二天,朱總司令一早起床洗漱後,進餐廳準備吃早飯,剛剛坐下就對我說:“給秘書說,今天,我要去看看成仿吾。”

                “首長,您老人家這麽大年紀了,還是把他接來談談吧。”尹秘書趕到餐廳想勸他不去。

                “為什麽要讓人家來看我呢?他的年紀和我差不多,還是我去看他吧!吃了飯就去。”老人家堅持自己的意見。

                尹秘書只好趕緊電話通知成仿吾同誌。

                成仿吾一聽朱總司令要去看他,急忙說:“不!不!朱老總年歲大了,行動不方便,還是我來吧!”尹秘書忙說:“已經勸過老總了,他堅持要來,你就在家等候吧!”

                我急忙把朱總司令上午要去中央黨校看望成仿吾的情況報告了中央警衛局一處,並叫護士盛菊花陪朱總司令多聊一會兒,爭取多一點安排相關工作的時間。

                朱總司令邊吃早飯邊問我和小盛:“《共產黨宣言》你們讀過嗎?”“讀過,在連隊學習過,讀起來有點咬口。”我和小盛異口同聲地回答。

                朱總司令說:“去把桌子上那本新《共產黨宣言》書拿來。”我快步到他辦公室把書取來遞到他面前。他指著書說:“這是成仿吾最新翻譯的,沒有倒裝句,好讀好懂。我已經讀了一遍了。”

                朱總司令接著說:“成仿吾出身在一個知識分子家庭,他從小就追求真理,追求進步,是一個老黨員。這個人,知識淵博得很啰!懂很多個國家的語言文字,精通德、法、英、日、俄五種語言,是長征路上僅有的一個大學教授。他為我們黨傳播掌握馬克思主義做了大量的工作,為我們黨和軍隊培養了很多幹部。”

                朱總司令又指著《共產黨宣言》書說:“這是我看過成仿吾翻譯的第3個版本了,這個版本翻譯得很好啊!”

                吃完飯,朱總司令簡單洗漱了一下就說:“把書帶上,我們走嘛!”

                護士小盛知道警衛局的隨行警衛車還沒有到,就說:“首長,您稍稍休息一下,我把藥拿來,您吃了就走,可以嗎?”

                “好嘛。”他老人家不情願地回答後,走進客廳在沙發上坐下了。

                按照朱總司令的生活習慣,吃了早飯後還要在院子外邊散幾圈步才到辦公室工作。可他老人家這天取消了散步。

                朱總司令身邊工作人員都快速地做好了各自的準備工作。朱總司令走到衣帽架前穿上了大衣後,自言自語地說:“不用拐棍。”

                那天,只有康克清大姐在家,親屬們都不在。她見朱總司令不願拄拐杖,還有點著急的樣子就說:“老總啊!您不是說‘多一根棍子多一條腿嗎’?拐杖還是帶上好。時間也還早,不用著急。我也想去看看成仿吾同誌,但你這是工作,我不便去。您就代我向成仿吾同誌問好哇!”因此,這次外出只有工作人員陪同。

                上午8點30分,秘書尹慶民、保健護士盛菊花和我跟隨朱總司令,乘上蘇書亭駕駛的紅旗車。警衛處趙玉信和官學平隨衛。9點鐘準時到達中央黨校右後側成仿吾同誌的住處。

                成仿吾同誌早已在門前恭候,見了朱總司令非常激動,急忙上前邊攙扶邊說:“老總啊!應該是我去看望您啊!怎麽能讓您親自來?!”

                落座寒暄幾句後,話題就轉到《共產黨宣言》新譯本上了。

                朱總司令說:“你送給我的書,我已經看過了。大字號本我可以自己看,小字號就讓秘書和工作人員念給我聽。”

                朱總司令一邊說一邊翻開成仿吾送給他的大字號本《共產黨宣言》,上面畫了許多紅色的圈圈和杠杠。

                成仿吾同誌說:“水平有限,譯出來的文字不知朱總是否覺得好懂?”

                “好懂,很好懂。若是不好懂,我是不會一口氣讀下來的。”

                朱總司令還說:“這是根本性的工作,做好這一工作有世界意義。這部經典著作講的都是一些基本問題,如階級鬥爭、民族與國家問題、家庭與婦女問題等,都講得很清楚。現在許多問題講來講去,還是要請教馬克思、恩格斯,總得看《共產黨宣言》是如何講的……”

                朱總司令還詳細了解成仿吾翻譯工作的有關情況,問到了有多少個助手,新譯本花了多長時間,還說“我們隊伍中的老同誌不多了,要多培養接班人,這個工作很重要”。朱總司令眉開眼笑地對成仿吾同誌說:“我要把你這裏當個‘點’,以後時常來看看。”成仿吾同誌連忙說:“朱老總啊,您來看我這可受之不起呀!以後還是我抽時間來看望您吧!”

                接著成仿吾同誌扼要地介紹了《共產黨宣言》新譯本的工作情況:“這是去年初,中央批準我們搞的。原譯本是我1929年和1938年根據德文本譯的,後來曾經有人根據俄文本修改過。這次我和我的幾個助手根據1848年出版的德文原本重新進行了比較嚴謹的校正。”

                時間過得很快,考慮到朱總司令的身體情況,成仿吾同誌連忙岔開了話題,問:“您老的身體還硬朗?”

                朱總司令笑著說:“還走得動,消化也不錯,每天堅持在水裏泡一泡,拐棍都可以不用了哦!”說完兩人都大笑了起來。

                最後,成仿吾同誌陪同朱總司令坐上車,引導小蘇開車在校園裏轉了一大圈,邊走邊向朱總司令介紹中央黨校的發展情況。臨別前,朱總司令請成仿吾同誌保重身體。成仿吾同誌緊握著朱總司令的手感動地說:“老總啊!您和康大姐都要格外保重!”

                1986年,朱德委員長夫人康克清大姐接見本文作者李廷良同誌及其妻子、女兒。

                ?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