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VUNqxI'><strong id='VUNqxI'></strong><small id='VUNqxI'></small><button id='VUNqxI'></button><li id='VUNqxI'><noscript id='VUNqxI'><big id='VUNqxI'></big><dt id='VUNqxI'></dt></noscript></li></tr><ol id='VUNqxI'><option id='VUNqxI'><table id='VUNqxI'><blockquote id='VUNqxI'><tbody id='VUNqx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VUNqxI'></u><kbd id='VUNqxI'><kbd id='VUNqxI'></kbd></kbd>

    <code id='VUNqxI'><strong id='VUNqxI'></strong></code>

    <fieldset id='VUNqxI'></fieldset>
          <span id='VUNqxI'></span>

              <ins id='VUNqxI'></ins>
              <acronym id='VUNqxI'><em id='VUNqxI'></em><td id='VUNqxI'><div id='VUNqxI'></div></td></acronym><address id='VUNqxI'><big id='VUNqxI'><big id='VUNqxI'></big><legend id='VUNqxI'></legend></big></address>

              <i id='VUNqxI'><div id='VUNqxI'><ins id='VUNqxI'></ins></div></i>
              <i id='VUNqxI'></i>
            1. <dl id='VUNqxI'></dl>
              1. <blockquote id='VUNqxI'><q id='VUNqxI'><noscript id='VUNqxI'></noscript><dt id='VUNqx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VUNqxI'><i id='VUNqxI'></i>

                鄧小平在太行山的艱苦歲月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王惠平責任編輯:焦國慶2019-02-17 08:28

                1938年春,鄧小平同誌在山西省黎城縣向部隊進行戰鬥動員。《解放軍畫報》資料室提供

                1937年9月,八路軍總部政治部副主任鄧小平(左四)與朱德(左三,站立拿望遠鏡者)、任弼時(左二)、羅榮桓(左一)等從陜西省韓城縣芝川鎮乘船東渡黃河,進入山西抗日前線。羅東進攝

                八路軍第129師主要領導在一起。左起:參謀長李達、政委鄧小平、師長劉伯承、政治部主任蔡樹藩。高帆攝

                今年2月19日,是鄧小平同誌逝世22周年的日子。為緬懷偉人的豐功偉績,解放軍報特推出回顧鄧小平同誌在抗日戰爭歲月的一組故事。——編 者

                1937年“盧溝橋事變”爆發後,日本侵略者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狂言要在3個月內滅亡中國。在這民族危亡的緊要關頭,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紅軍主力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紅軍總政治部改為第八路軍政治部,以任弼時為主任,鄧小平為副主任。

                9月16日,鄧小平隨八路軍總部東渡黃河,向烽火連天的華北抗日前線進發。1938年1月5日,中央軍委正式下達鄧小平任第129師政治委員的命令。1月16日,八路軍總部公布這項命令。18日,鄧小平到達第129師師部駐地——山西省遼縣(今左權縣)太行山南麓的西河頭村。太行山,古稱“天下之脊”,山高峰險,溝壑縱橫,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毛澤東曾說過“扼太行者扼天下。”

                鄧小平到任不久,就和師長劉伯承、副師長徐向前一起部署指揮了長生口、神頭嶺和響堂鋪3次對日軍的伏擊戰。其中,響堂鋪伏擊戰是鄧小平和徐向前親臨前線指揮的。

                響堂鋪大捷巧運籌

                1938年2月,日軍集中3萬多兵力向晉南、晉西等地區進攻。日軍占領涉縣、黎城、潞城、長治、晉城、臨汾等地後,邯長線及向西延長至臨汾的公路,成為日軍汽車運送兵員和作戰物資的重要交通線。為了破壞日軍的戰略計劃,遲滯其行動,鄧小平與劉伯承、徐向前決定在涉縣的響堂鋪一帶打一場伏擊戰。

                3月21日,劉伯承動身去八路軍總部開會,並出席在沁縣小東嶺由國共雙方聯合召開的東路軍將領會議。鄧小平和徐向前做了詳細的戰鬥部署。26日,鄧小平和徐向前率部隊向響堂鋪隱蔽運動。31日淩晨4時,部隊全部進入伏擊區域。徐向前指揮所設在後狄村山坡上,鄧小平率直屬隊設伏在佛堂溝。伏擊區以響堂鋪為中心,西起東陽關,東至椿樹嶺,長達15公裏。戰前,鄧小平還親自到第769團作了戰鬥動員。

                春寒料峭,山風襲人。官兵們在山坡上趴了半夜,不見日軍車隊的影子,只是偶爾有零星汽車開過,許多人都沈不住氣了。鄧小平指示大家要耐心等待。8時半,從東陽關方向傳來了汽車的轟鳴聲,公路上揚起滾滾塵土,日軍的汽車像蜈蚣一樣沿著公路排成一條彎曲的長線。9時許,日軍第10師團輜重部隊的180輛汽車全部進入伏擊區。

                只聽一聲令下,響堂鋪山谷立刻響起了密集的槍炮聲和震天動地的手榴彈爆炸聲,八路軍的迫擊炮、機關槍和步槍一齊發射,日軍頓時亂作一團。靠前的汽車被迎頭截住,靠後的汽車被堵住退路,日軍的車隊全被卡在公路上。敵人被打得暈頭轉向,有的像沒頭的蒼蠅開著汽車瞎跑亂撞;有的鉆到汽車底下胡亂射擊;有的揮舞著東洋刀“哇哇”亂叫……

                八路軍伏兵四起,在嘹亮的沖鋒號聲中,向日軍車隊發起猛烈進攻。戰士們揮動著步槍、大刀、長矛,猛虎般撲向敵人,同日寇展開白刃格鬥;有的戰士刺刀折斷了,就抱住日軍用嘴咬,把牙齒都咬脫了;有的將手榴彈投向頑抗的敵群。敵人鬼哭狼嚎,一片片倒下。公路上,橫七豎八躺著日軍的屍體;被焚燒的汽車爆炸聲此起彼伏,火光沖天,濃煙滾滾,蜿蜒著像一條火龍。

                激戰正酣,800多名日軍從黎城和涉縣東西兩路向響堂鋪增援,被鄧小平預設的伏兵一舉擊潰,狼狽逃回據點。經過兩個多小時激戰,戰鬥勝利結束了。下午4時多,日軍出動18架飛機在響堂鋪上空狂轟濫炸。這時,鄧小平和徐向前早已率部隊轉移到10公裏以外的安全地區。這一仗,共殲滅日軍400余人,摧毀汽車180輛,繳獲迫擊炮4門,長短槍130余支,還有大量彈藥等軍用品。

                4月2日,鄧小平和劉伯承、徐向前共同簽署了《響堂鋪戰鬥詳報》,電報中央軍委和八路軍總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現藏有一份當時的戰鬥詳報)。這次伏擊戰,是鄧小平到任第129師後參與部署和指揮的第一場戰鬥,遏制了日軍向黃河防線進攻的勢頭,堅定了根據地軍民堅持敵後抗戰的決心和必勝信念。

                百團大戰中的鄧政委

                1939年9月,日軍對華北抗日根據地實行“囚籠政策”,妄圖將抗日根據地網狀分割後,用重兵各個殲滅。面對兇殘的日軍,劉伯承和鄧小平決定實施對敵交通線的破擊作戰。1940年5月,在劉伯承和鄧小平的指揮下,第129師首先對白晉路發動破襲。5日至7日,鐵路沿線各縣的兩萬多名自衛隊和民兵配合主力部隊參戰,撬鐵軌,扛枕木,拆橋梁,燒倉庫,兩天時間就把日軍苦心經營的白晉鐵路徹底破壞了50余公裏,拉開了百團大戰的序幕。

                7月22日,八路軍總部發出“戰役預備命令”。劉伯承和鄧小平立刻行動起來,在作戰室裏徹夜不眠,全力投入指揮作戰。8月18日,在和順縣石拐鎮,第129師召開三路突擊部隊指揮員會議,做了作戰的詳細部署。政治委員鄧小平在會上簡明扼要地說:“對正太路破壞得越徹底,我們就越主動,這一仗必須打好。堅決粉碎日寇的‘囚籠政策’,擴大並鞏固敵後抗日民主根據地。”自8月20日夜到9月10日,第129師參戰部隊在民兵、群眾的大力支援下,如期完成了戰役第一階段的任務。

                第二階段,第129師的作戰任務是收復榆社至遼縣公路上的日軍據點。9月23日23時,劉伯承和鄧小平指揮部隊對榆社日軍各據點發起強攻。八路軍與敵人徹夜激戰,占領城西及西南角。24日下午,發起第二次攻擊,突入10多米高的母堡,經4小時激戰,攻下日軍核心陣地榆社中學的多數碉堡。當夜,發起第三次強攻,喪心病狂的日軍施放了毒氣。25日下午,八路軍利用坑道爆破發動強攻,突入榆社中學,經白刃格鬥,全殲殘敵。

                日軍遭到沈重打擊,惱羞成怒,集中兵力對我抗日根據地進行瘋狂大掃蕩。10月6日起,百團大戰進入第三階段。在日軍的瘋狂進攻下,第129師處境十分危險。10月28日,劉伯承和鄧小平率師部人員連夜行進到宋家莊,在日趨嚴重的形勢下,給每人發了一支步槍,準備各自為戰。29日,陳賡率第386旅以及決死縱隊對關家堖日軍實施總攻擊。整整一個上午炮聲隆隆。中午,劉伯承和鄧小平率師部奔赴前線。到達後,鄧小平指示:“一切為著前線的勝利!今晚機要科、一科任務特別重要,不能睡覺。”連日作戰,師部工作人員已經疲憊不堪,但都堅決執行命令,堅守戰位。夜10時許,彭德懷來電,命令第129師次日淩晨4時發起總攻,不惜一切犧牲,堅決消滅關家堖、東莊、中村之敵。從總攻開始到中午,戰鬥一直在激烈地進行著,敵機狂轟濫炸,企圖掩護日軍突圍,八路軍的傷亡數字也在不斷增大。

                在距離關家堖不遠的指揮所內,劉伯承和鄧小平守在電話機旁,密切關註前線戰況,氣氛極度緊張。這時,參謀將電話交給劉伯承。陳賡報告說,因為傷亡太大,有的連隊只剩下十余人,已經有些頂不住了。劉伯承對著話筒大聲說:“……同誌!無產階級的隊伍,難道我不心疼嗎!”說完,氣沖沖地把話筒一摔。這時,鄧小平拿起電話,十分嚴肅地對陳賡說:“同誌!全局!全局!要從全局出發!要不惜一切代價拿下來!打大仗不可能無傷亡,問題是要把火力組織好,一鼓作氣,減少傷亡。”聽到這幾句簡短有力的話,陳賡心服了。在劉伯承和鄧小平的有力指揮下,前線指戰員拼死殺敵,打得敵人抱頭鼠竄,狼狽逃命。在歷時3個半月的百團大戰中,第129師參戰兵力達38個團,共進行大小戰鬥529次。總計破壞鐵路491裏,公路1052裏,碉堡59個,橋梁187座,車站30個;燒毀火車2列、汽車47輛;擊落日軍飛機4架;斃傷日偽軍7507人。日軍的“囚籠政策”宣告破滅。

                橫掃反共頑軍

                1938年10月,國民黨反共頑固派在蔣介石的授意下,不斷在我抗日根據地制造摩擦,破壞抗日政權。1939年1月,為貫徹統一戰線方針,鄧小平於16日、25日,兩次和國民黨第10軍團司令石友三會談,表明八路軍堅持與國民黨軍團結抗日的主張,並嚴正聲明堅決保衛抗日根據地的立場,使石友三暫時保持中立,孤立了其他頑固派的反共行為。同年11月,國民黨召開五屆六中全會,又確定以“軍事限共”為主,“政治限共”為輔的方針,並發出“進攻八路軍、新四軍”的密令。

                1940年2月初,朱懷冰糾合龐炳勛等部,與平漢路東的石友三等反共頑軍遙相呼應,企圖待蔣介石增派的援軍到達後,由南而北向我抗日根據地進攻。朱懷冰迫不及待地在武、涉公路以南,漳河以北層層築堡挖溝,斷我交通補給,並於2月18日以兩個團的兵力,打死打傷八路軍150余人,搶走價值2.7萬余元的軍用物品。

                日寇侵華,國民黨頑軍不去抗日,卻在自家背後捅刀!彭德懷拍案而起,憤怒地說:“把朱懷冰這個‘摩擦’專家給我收拾掉!”朱德總司令氣憤地說:“由小平同誌來幹,到時候好說話。”鄧小平堅定地說:“朱懷冰是進攻我們的急先鋒,我們應集中主力殲滅朱懷冰部,監視鹿鐘麟和孫殿英部,盡可能爭取他們中立。”

                3月5日淩晨2時,鄧小平一聲令下,反頑戰役打響。頑軍第94師和第24師結合部防禦薄弱,在八路軍的進攻下,紛紛逃竄。八路軍攻占沿途全部碉堡,殲滅其補充團大部,迫使頑軍主力敗退。次日晨,八路軍中央隊、左翼隊南北夾擊頑軍,使其棄下全部輜重急渡漳河,向林縣潛逃。鄧小平命令部隊全線追擊。經3天激戰,殲滅朱懷冰第97軍及其遊雜武裝1萬余人,生俘7千余人。朱懷冰丟盔棄甲,率殘部兩千余人潰逃至河南修武縣境內。

                至此,根據中共中央和毛澤東的指示,八路軍派代表同國民黨第一戰區司令長官衛立煌進行談判,爭取雙方休戰,以共同抗日。3月中旬,雙方議定以臨屯公路和長治、平順、磁縣一線為界,八路軍主動退出大片地區。5月,同國民黨軍簽約,以漳河為界劃分了作戰區。鄧小平率部後撤,把頑軍俘虜全部移交國民黨軍。

                反摩擦鬥爭的勝利,鞏固了晉冀魯豫根據地,改變了八路軍被日軍、頑軍夾擊的危險局面。不久,太行軍政委員會成立,鄧小平任軍政委員會書記。

                籌建漳南大渠

                1942年,第129師司令部駐地赤岸村一帶連年旱災,春天播不上種,眼看秋天也收成無望,就連村裏群眾日常生活飲水也成了難題。

                鄧小平和劉伯承在油燈下連續熬了幾個通宵,制定了修建一條“漳南大渠”、把清漳河水引上山來的方案。隨後,鄧小平會同地方政府,親自主持召開各種會議,研究施工方案,緊縮其他開支,又讓根據地政府貸款60萬元冀鈔,用“以工代賑”的方式開山修渠。

                為解決技術問題,鄧小平派人從河南請來二三十個手藝好的石匠幫助修渠,還派人從敵占區買來一臺水利測量儀器,讓政治部的兩名幹部專門負責搞測量。為解決修渠民工的吃飯問題,鄧小平又想方設法給每人每天發3斤小米,全部經費由師政治部付給。鄧小平還親自到工地與民工一起擡石頭、壘石堰,經常親臨現場指揮,與施工人員共同商議解決各方面的難題。師首長的實幹精神,帶動了修渠民工的積極性,經過14個月的艱苦奮戰,終於在1944年4月勝利建成通水。

                這條渠流經8個村莊,全長27華裏,使沿渠3500多畝旱地變成了旱澇保收的水澆田,為涉縣老百姓和駐軍抗災度荒、改善生活、支援前線發揮了巨大作用。至今,在當地還流傳著這樣的民謠:“水流南山頭,吃飯不發愁;沒有八路軍,這水怎能流?”汩汩流淌的漳南渠水,流不盡涉縣人民對八路軍第129師的感激之情。老百姓稱之為“救命渠”“幸福渠”。

                開展軍民大生產

                1943年,是抗日戰爭最艱難的日子。日軍不斷地對抗日根據地進行瘋狂掃蕩,實行“經濟封鎖”,加上這一年太行山又遭受了罕見的旱災和蝗災,糧菜歉收,抗戰軍民一天吃不上半斤糧食,只得用糠皮、樹皮、槐樹葉等充饑,有人甚至挖了白土摻進飯裏填肚子。生活處於極端困苦之中。

                面對困難,鄧小平一邊號召部隊帶頭節約度荒,吃飯定量,並帶頭堅持每頓只吃一份小米野菜飯,省下糧食送給駐地赤岸村貧窮多病的群眾;一邊還帶頭開荒種地,發展生產,實行自救,度過災荒。一天清晨過後,在村邊的沿河石灘上,出現了七八個衣著整齊的軍人,他們扛著鐵鍬和鋤頭,擔著籮筐,有說有笑,走在最前面的就是鄧小平和劉伯承。這是他倆帶領師部工作人員前來亂石灘上帶頭包片開荒墾地。正在石灘上勞動的群眾,沒想到師首長在百忙中還來帶頭墾荒。鄧小平和劉伯承脫掉外衣,穿著粗布襯衣揮鍬掘土,汗水浸濕了他們的衣衫。當天下午,鄧小平又帶著大批戰士來到這裏熱火朝天地勞動,他還虛心向老農請教,為大家做出了榜樣。

                在師首長的帶動下,大家把亂石灘墊成了5畝可以水澆的良田。如今,這片良田成了村裏的果園,每當村民們摘下那豐收的果實時,禁不住要回憶起鄧小平、劉伯承當年在這裏開荒的情景。

                早在1940年6月,第129師師部駐紮在常樂村。一有空閑,鄧政委、劉師長就和師直屬隊的戰士們在房前屋後、路邊樹下、灘頭河畔開荒耕地。不久,就開墾出大大小小30多塊地。

                大家一塊兒在地裏栽上白菜、蔓菁等。鄧政委親手給緊密參差的小白菜間苗,擔起水桶給菜苗澆水。地裏長出野草,他又像老農一樣躬腰把鋤,松土除草。在鄧政委和戰士們的精心侍弄下,蔬菜青翠繁茂,長勢喜人。特別是白菜,個個肥大瓷實,令人咂舌。群眾圍在地邊,稱贊鄧政委是種菜的好把式。

                收獲的季節到了,師部突然決定遷往赤岸村,大家請示白菜怎麽辦?鄧政委爽快地說:“留給常樂村的群眾。”

                鄧政委他們種的白菜足足收獲了一萬多斤。冬天,常樂村家家戶戶吃著鄧政委留給的菜,心裏暖洋洋的。至今還有這樣一首歌謠在村裏流傳:“自古兵匪是一家,不是搶來就是抓,如今八路軍到咱村,一不搶、二不抓,一針一線也不拿,還把白菜送咱家,劉鄧部隊人人誇!”

                在太行山上,鄧小平不僅自己帶頭開荒種地,還動員幹部家屬們也來一起種地。

                一天淩晨,鄧小平夫人卓琳和孩子們住的院子的房東張大娘,聽見廁所裏有響動聲,她穿衣起床一看,見卓琳正在淘大糞準備往地裏送。張大娘勸卓琳天亮後再幹,可是卓琳只是笑笑不吱聲,生怕說話吵醒了別人。隨後,卓琳擔起大糞,朝田地走去。

                原來,鄧小平和劉伯承帶領司令部的一些幹部家屬,在村西邊的楸樹林旁開出一片荒地,打上畦埂,挑水澆灌,種成了碧綠如茵的菜園。這天,幹部家屬們都約好清晨往地裏送肥。

                菜園裏長滿了品種多樣的蔬菜:辣椒、小蔥、菠菜、韭菜、茄子、絲瓜和黃瓜等。鄧小平最喜愛的是辣椒,他還讓後勤部門的同誌從外地引來了西紅柿(當地群眾稱“洋柿子”),並親自動手栽種、剪枝打杈,試種成功後又幫助村裏的群眾在地裏種出了一片片紅綠相映的“洋柿子”園。

                堅持以身作則

                在太行山上,鄧小平以身作則,嚴於律己,每天堅持按定量供應吃飯,堅決不答應警衛戰士為他增加營養的請求。平日,鄧小平堅持與司令部、區黨委的幹部同吃一鍋飯。紅高粱或黑豆面加野菜樹葉和在一起蒸成的菜窩窩,又黑又硬,大家詼諧地稱為“磚頭”。一次,鄧小平生病了,炊事員另給他煮了一碗面條湯,被婉言謝絕了。鄧小平語重心長地說,我們八路軍的幹部,要像普通戰士一樣,不能搞特殊化。

                有一回,司務長給鄧小平小孩的奶媽發奶孩米,秤高了一些,司務長就把秤繩向後挪移了一點,沒想到這一細微的動作正巧被鄧小平看在眼裏。鄧小平走過去仔細看了一下秤星,是15斤半,就毫不客氣地說:“這是公家的小米,不要因為她是我孩子的奶媽,就可以多一點。八路軍要求官兵一致,誰也不能搞特殊化!”又把小米掬回半斤,在場的幹部群眾無不為之敬佩。

                司令部駐地山上有很多榆樹,1941年春天,由於糧食不夠吃,赤岸村的老百姓都捋榆錢子吃。當時,鄧小平的夫人卓琳就住在山下村民家裏,正懷著孩子,警衛員怕卓琳營養不足,就從山上捋了榆錢子給她補充夥食。鄧政委知道後,嚴肅地說:“趕快還給老鄉,咱們困難,老百姓比咱更困難。越是困難,越要想著老百姓,不然的話,咱還叫啥子弟兵呢?”

                據鄧小平身邊工作人員楊殿魁回憶:在太行山上,鄧小平始終穿著和普通戰士一樣的服裝。有一年,供應處的同誌給師首長們每人定做了一套細灰棉軍裝。鄧小平堅決退回,說:“這不是對我們的愛護,是要我們脫離群眾。”

                重視科學技術

                1944年11月,鄧小平在黎城縣南委泉村舉行的太行區首屆殺敵英雄和勞動英雄大會上說:“科學的力量是很大的。以改良種子一項來說,金皇後玉米明年可以普及,加上谷子、麥子好種的傳播,預期兩三年後,太行山每年可多打100萬石以上的糧食,今後主要是深耕細作,更需要使經驗和科學結合起來。”

                在赤岸村生活期間,鄧小平經常虛心向當地農民請教農業種植及一些土經驗,倡導部隊拿起槍桿能打仗,拿起鋤頭種好地。他親自挑選了30多個優良品種,加以推廣,如五葉北瓜,60天玉米,早稻等,還親手將金皇後玉米和西紅柿種植在涉縣的農田裏。

                1940年以前,涉縣婦女紡花都是用手撚,勞動強度大且效率不高。根據鄧小平的指示,縣政府決定推廣使用紡花車,還舉辦了木工培訓班,專門學制紡花車。車子有了,鄧小平又協調從延安請來女同誌當老師,先教各村的婦救會主任學,婦救會主任再教各村婦女學。這一技術的推廣,給駐地人民帶來了大收益。婦女紡花由原來日撚1兩,提高到日紡3兩,快者可紡到半斤,能掙1斤小米,可維持3口之家的生計。

                鄧小平在太行山的經濟建設中,把科學技術的應用擺在自己的工作日程上,使科學為根據地的工農業生產發揮了巨大作用。如今,回眸鄧小平“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論斷的形成,不是偶然的,而是在抗日戰爭時期的太行山,就得到了早期的實踐和證明。

                鄧小平在太行山有兩個突出的歷史貢獻:一是根據地建設,二是軍隊建設。根據地建設除建立完善了黨委行政領導體系,更關鍵的是搞活了根據地的經濟。以金融建設為例。當時貨幣發行混亂,他就大膽提出讓根據地自辦銀行發行貨幣,始終把群眾利益放在第一位,提出貨幣流通的原則是“只要能把群眾的事辦成就行”。在軍隊建設上,他特別註意收編、改編抗日武裝力量,擴大共產黨領導下的軍隊數量和質量。從赤岸村到整個晉冀魯豫根據地,從第129師到劉鄧大軍,從紅軍改編時的不足萬人,到抗戰勝利時的30萬雄師勁旅,鄧小平不單是從軍事上執行了黨中央的抗日遊擊戰爭方針,更是從思想政治及組織上積極培養了八路軍的許多優秀指戰員和地方黨組織幹部。

                如今偉人已去,但他為民族解放、改革開放立下的豐功偉績,中國人民永世不忘。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